多乐彩开奖出号走势图

文物保護,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

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3月9日,在甘肅代表團駐地,全國人大代表、敦煌研究院保護研究部部長蘇伯民接受了中國文物報記者專訪。
  
文物保護急需專業人才
  
  “文物保護急需專業人才。”蘇伯民開門見山地說。
  
  蘇伯民今年的建議是將文物保護作為一門獨立的學科予以認定。“我國的文物太多了,雖然國家現在極度重視文物保護,但是,相比龐大的文物數量和巨大的文物保護需求而言,國家從事文物保護的專業基礎科學的研究人員和修復人才比較缺乏。”
  
  “這一狀況的存在是有歷史原因的。”蘇伯民解釋說,早期,在高校的學科建設中,文物保護沒有作為一門獨立的學科納入高校,從而失去培養文物保護專業人才的有效途徑,導致從事基礎科學研究的高級專業人才和掌握某種修復技藝的特殊專業人才的缺乏。
  
  蘇伯民去年調研時對高校培養文博人才的現狀有了進一步的了解。“截至去年底,我國60多所高校,相繼建立了文物保護或者文化遺產保護專業或者研究方向,這說明了一個社會現象,當各地方文物的保護、研究遇到問題,會去求助高校,希望在高校尋找類似的專家予以解決。”
  
  “遺憾的是,到目前為止,在高校中,文物保護專業的學位,仍然掛靠在很多一級學科,比如歷史、考古、藝術或者化學、物理等下面。”從事文物保護專業研究工作26年的蘇伯民認為,“文物保護有它的獨特性,它應該是一門交叉學科。文物保護本身具有獨特的理念、原則、基礎理論和特殊要求的一些材料、工藝及需要實現的保護效果,應是一整套完整獨立的體系,且這一體系的合理性已經在國內外文物保護學科發展的歷史中被驗證。”
  
  而且現有高校培養的文物保護專業人才,個別培養一些修復人才,個別培養一些理論人才,但絕大多數是把文物保護的基礎科學研究人員和文物修復人員混合培養。蘇伯民認為,“這樣培養的效果不是太理想。”
  
  蘇伯民直言,文物保護專業人才的培養應該分為兩類。
  
  一類是從事文物保護的基礎學科研究人員。一方面是通過科技手段,對古代的文物,形成或制作的過程、工藝、材料等進行分析解剖,“描繪”出文物從哪兒來的“路線圖”。另一方面是當文物受到自然和人為的影響,產生“病害”時,通過自然科學的原理,用分析、解剖、模擬實驗的方式來認證“病害”產生的過程。此外,在文物修復時,涉及到使用何種材料、工藝的實際問題,特別是使用何種材料,要考慮材料的兼容性和材料對原文物的影響以及材料被用于修復后,與文物結合的持久性、穩定性、安全性。這些問題一直困擾著現在從事文物保護工作的人。“行業急需這類人才。”
  
  另一類是針對幾大類文物,特別是比較精美的文物,應培養既懂理論基礎,又具有特殊修復技藝的專業人員,只有這樣才能讓最初修復文物的初衷,在修復階段達到理想的效果。
  
  蘇伯民期待,如果文物保護作為一門獨立的學科予以認定,培養出來的人才對口社會需求,一批批的專業人才培養出來后,我們國家的文物保護水平會越來越高,文物保護也會做得越來越好。
  
文物保護研究無止境
  
  提出這一建議,與蘇伯民自身的經歷及敦煌研究院培養人才的模式不無關系。
  
  敦煌莫高窟是全世界保存壁畫面積最多的博物館,現存735個洞窟、45000平方米壁畫、2200多身彩塑、24座文物建筑,享有世界文化遺產、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中國四大石窟之一等眾多稱號。
  
  但是,敦煌壁畫石窟的環境非常脆弱,敦煌壁畫保護遇到的問題各式各樣。20世紀80年代,敦煌研究院開啟了由此前的搶救性保護轉變為科技保護的探索,急需一批學習物理、化學、生物、環境等自然科學背景的年輕人來推動文物科技保護工作。
  
  而從蘭州大學化學系畢業后,在甘肅地礦局中心實驗室從事地質巖礦分析工作的蘇伯民非常符合當時尋找自然科學背景的敦煌研究院的要求。1993年1月,蘇伯民被“挖”去敦煌研究院工作,開啟了其26年的文物保護科技研究事業。
  
  “當時聽到去做文物保護的科技研究很新鮮,以前完全沒聽過,當時我很年輕,帶著好奇心想去嘗試一些未知的領域,所以就去了,沒想一待這么多年。”蘇伯民感慨地說。
  
  在敦煌研究院,蘇伯民借助專業優勢,迅速成長。
  
  曾主持和參加了十多項重要古代壁畫、土遺址保護研究項目和保護工程,其中“古代土建筑遺址的加固研究”“敦煌莫高窟第85窟保護修復研究”分別獲得國家文物局1999年度文物科技進步獎二等獎、2004年度文物保護科學和技術創新獎二等獎。他還曾獲2005年度第九屆中國青年科技獎,2012年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每年我覺得自己對文物保護發現的問題或者認識都在逐步加深,而不是停留在一個水平上止步不前。因為工作中遇到的問題會促使自己不斷地思考,不斷地去研究,自然而然地推動文物保護理論的深入或文物保護方法更完備。”蘇伯民認為這一過程既難忘又珍貴。
  
  2018年12月,敦煌研究院組建保護研究部,新部門承擔起文物預防性保護、數字化研究保護和文物修復工作,蘇伯民被任命為保護研究部部長。
  
  蘇伯民坦言,“從國內來講,目前我們團隊的人數最多,有專門的實驗室,研究的方向也比較完備。除了敦煌研究院自身的工作,我們越來越多地承接全國性的壁畫和土遺址保護工作。就拿壁畫而言,我們現在已經在二十多個省做過壁畫保護工作。”雖然承接的每個項目的成果讓人滿意,但蘇伯民和他的團隊并不滿足于此。
  
  “我們做研究的深度和嚴謹性,跟國外同行比仍有一定差距,既然有差距,我們就要努力趕上!”雖然現在團隊的文物保護研究技術水平在國內同行業中已首屈一指,但蘇伯民一直堅持著努力的方向。
  
敦煌研究院一直特別重視人才培養
  
  “敦煌研究院一直都特別重視人才培養,在人才培養上歷任院長都從不吝嗇。”蘇伯民告訴記者,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敦煌研究院有意識地選拔一批理工科背景的畢業生來到敦煌研究院工作。
  
  蘇伯民介紹,剛畢業的年輕人,敦煌研究院分三類進行培養。
  
  一類是送到與敦煌研究院有合作的美國或日本的專門文物保護機構,進行短期或者長期的培訓,或者通過開展一些研究,來提高他們的研究水平,掌握文物保護研究的基本方法。
  
  一類是敦煌研究院鼓勵各高校畢業生繼續深造,鼓勵他們讀取在職碩士、博士學位,在碩士、博士期間,他們所研究的就是文物保護。通過這樣的訓練,幾年之后這批人就掌握了文物保護研究、基礎科學研究的一些基本的方法,他們在某些研究點上也有了自己的一些成果。回來工作后,做文物保護的研究工作比較容易上手,也更容易出一些新的成果。
  
  另一類是敦煌研究院給予其充分的機會到全國去進行學習,參加國內舉辦的各種培訓班,盡可能讓他們開闊眼界,積累經驗,為日后的文物保護研究工作打下基礎。
  
  “敦煌研究院鼓勵支持年輕人繼續學習深造,他們去讀碩士、博士或申請出國留學,我們不但提供費用支持,還給他們一定的助學補助,學成歸來還會有一些安家費。”蘇伯民表示,“敦煌研究院一直以一種開放的心態激勵人才,吸引人才。”
  
  經過多年的探索和堅持,敦煌研究院建立起相對完善的人才培養體系,成果顯著,如今敦煌研究院年輕人的比例占到了70%,這些年敦煌的影響越來越大,愿意到敦煌從事保護、研究、弘揚工作的年輕人也越來越多。
  
  在敦煌研究院成長起來的蘇伯民深知人才的重要性。“我特別期待高校能培養出社會需要、畢業后能盡快上手的文物保護專業人才。”蘇伯民感慨,“我到處呼吁,細想起來跟自己有關系,但也不是那么有關系,只是覺得國家那么多的文物工作需要專業的人才去做,但現階段又沒那么多專業化的人才可用,說實話,挺著急的。”
  
  “希望業內業外都要把文物保護重視起來,再重視起來。”蘇伯民最后重申。
責任編輯:思思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到微信

中國文物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中國文物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中國文物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中國文物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中國文物網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信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后30日內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相關推薦

月度排行

新聞速遞

專題視點MORE

原創推薦MORE

精彩圖片MORE

精彩視頻MORE

論站新帖MORE

新浪收藏 | 出山網 | 中國藝術網 | 書畫圈網 | 東方藝術媒體聯盟 | 輝煌藝術網 | 大河藝術網 | 中藝網 | 環球文化網 | 華夏收藏網 | 文物出版社 | 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
北京文網 | 騰訊儒學 | 東方藝林 | 貴州收藏網 | 中國經濟網 | 廣州博物館 | 華夏藝術網 | 中華汝瓷網
多乐彩开奖出号走势图 极速3d计划预测 哪个手机炸金花能赢钱 腾讯分分彩包胆漏洞 棋牌游戏赚钱 聚宝快三大小计划 三公出千最简单的方法 三肖六码3肖6码l特 老时时彩走势图 3d单选包点投注金额表 稳赚包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