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乐彩开奖出号走势图

“國漫之父”豐子愷 原來是這樣的人!

  
       時隔38年,滬上觀眾得以在新開館的上海海派藝術館與“作品最多,形式最豐富”的豐子愷畫作重逢。短短一個月展期,館內門庭若市,吸引了3萬余參觀者,足見“豐子愷”三字的號召力。上海文聯日前也透露,該展不日將移師文聯展廳,以饗觀眾。
  
  “豐子愷”意味著什么?一千個讀者有一千個答案。但不可否認的是,無論是他的漫畫、翻譯,還是美育理念乃至音樂思想,都對后人產生了深遠影響。3月1日下午,滬上眾多文人雅士齊聚克勒門文化沙龍,以“一鉤新月分外明——海上‘豐’采豐子愷”為主題,回憶、探討他們記憶中的豐子愷。而“一鉤新月”幾字正是取自豐子愷的一幅重要畫作,這幅作品在某種程度上意味著中國“漫畫”的誕生。
  
  邂逅日本畫家竹久夢二
  
  豐子愷與漫畫的邂逅,歸因于日本畫家竹久夢二。1921年,豐子愷東渡日本游學,目的是學習繪畫、音樂和外語。在日本,豐子愷參觀圖書館、博物館,聽音樂會、歌劇,淘舊書店,用他的話來講,是“在10個月內充分呼吸東京的藝術空氣”。一日,他在地攤上買到竹久夢二早期作品集《春之卷》,從此對藝術有了新的理解。“他曾說,竹久夢二的作品,形體是西洋畫,筆法是東洋畫,最主要是里面有詩意,感動了他的眼、他的心。”豐子愷外孫宋雪君如是介紹。自此以后,豐子愷決定放棄學習西洋畫,轉而利用毛筆,用這種全新的繪畫形式表現中國的文人意境。
  
  歸國后,豐子愷受邀來到浙江上虞白馬湖畔的春暉中學執教。他的“小楊柳屋”隔壁就是夏丏尊的“平屋”,閑余時他倆經常和朱自清、朱光潛、匡互生、劉薰宇等一起飲酒、暢聊。鄭振鐸后人回憶,當時的白馬湖聚飲志趣頗多,文人酒會的“入會門檻”是五斤黃酒,書畫家錢鏡塘可飲三斤半,故而被葉圣陶批準為勉強夠格的“預備會員”。茶余酒后,豐子愷也在煙盒背面或備課本上,用毛筆繪下日常之所見、所感,寥寥數筆,趣味盎然。
  

  《人散后,一鉤新月天如水》是豐子愷公開發表的第一幅作品,刊登在朱自清、俞平伯合編的《我們的七月》上。寧靜的月夜、卷簾下素凈的桌、蹲守的壺與杯,令人生出無限遐思。1925年,豐子愷受鄭振鐸等人之托,在上海文學研究會所辦的《文學周報》上發表畫作,落款“子愷漫畫”,此后,“漫畫”逐漸成為一個畫種的名稱。
  
與魯迅“撞車”的翻譯
  
與魯迅“撞車”的翻譯
  
  豐子愷是鼎鼎有名的漫畫家,也是一位難得的翻譯家,精通日、英、俄三門外語。其中,英文、日文都是在日游學的10個月中學習的。“有趣的是,他學日文報的不是日語班,而是英語班。”宋雪君笑言,“授課時,他就琢磨老師怎么用英語把日文的意思說出來,就這樣去學日語。”
  
  豐子愷還先后翻譯了《苦悶的象征》《藝術概論》《初戀》《獵人筆記》《源氏物語》等多篇外國小說。而在其翻譯第一本書,即廚川白村《苦悶的象征》時,與魯迅發生了一次譯文“撞車”事件。當時,兩人在互不知情的情況下,幾乎同時翻譯出版了這本書。魯迅的譯文最早在《晨報副刊》連載,并于1925年3月作為《未名叢刊》的刊文之一出版。豐子愷譯作先由《上海時報》連載,并于1925年3月由上海商務印書館出版。得知此事后,魯迅專門叮囑北新書局,將他的譯本推遲一段時間再上市。
  
  1927年11月27日,豐子愷為譯書“撞車”而專程登門拜見魯迅。豐子愷不無歉意地說:“早知道你在譯,我就不會譯了。”魯迅也很客氣地回答:“早知道你在譯,我也不會譯了。其實,這有什么關系,在日本,一本書有五、六種譯本也不算多呢。”兩人間的這段逸事成就了一段文壇佳話。
  
  豐子愷與魯迅的交往并未結束。此后,他曾三次為《阿Q正傳》創作插圖,其中歷經種種艱辛。1937年,豐子愷完成54幅插圖,交由原上海南市區某印刷廠印刷。不料遭逢日軍轟炸,原稿全部付之一炬。次年,應錢君匋邀約為《文叢》重作此稿,可惜只刊登兩幅,又被炮火所毀。1939年又重作54幅漫畫,并交由妻子徐力民臨印,終由開明出版社出版。豐子愷因而感嘆道:“可見炮火只能毀吾之稿,不能奪吾之志。”
  
  將文人畫轉變為人文畫
  
  “豐老把中國傳統的文人畫轉化為大眾能夠欣賞的人文畫,做出了非常特殊的貢獻。”上海市美術家協會鄭辛遙說,解讀豐子愷的漫畫,可以從“話”中談起。豐子愷曾說“兒童是身心全部公開的真人”,他因此是兒童的崇拜者。作品《腳踏車》畫的是長子,風格簡約,卻把兒童拿兩把蒲扇模擬腳踏車車輪的形貌生動地展現了出來。《阿寶兩只腳,凳子四只腳》畫的是長女,孩童拿新鞋給凳子穿的畫面,也被他記錄了下來。兒童是天然的詩人,也是豐子愷畫作的主要素材。
  

  豐子愷說:“我希望畫中含有意義,人生情味或社會問題。”例如,《最后的吻》中,“接嬰處”幾個字異常刺目,一名衣服上打滿補丁的年輕婦人將襁褓中的嬰兒送往育嬰堂,而在畫面右下角,卻蜷伏著一只正在哺育小狗的母狗。諷刺和同情躍然紙上。豐子愷也“最喜小中能見大,還求弦外有余音”,漫畫《衣冠之威》《一肩擔盡古今愁》《鉆研》皆是此中代表。在鄭辛遙看來,豐子愷是一位眼睛向下、作品向上的畫家,“好的漫畫要有思想性,有了思想,這幅畫就有了靈魂”。
  
  畫家謝春彥說,除了看兒童時的平和、諧趣,豐子愷亦有“金剛怒目”之相。抗戰期間,豐子愷故鄉遭日軍轟炸,他帶領一家老小開始了逃難之旅。一路經杭州、桐廬、南昌、湘潭、長沙、漢口等地,幾乎走遍南方所有省份。一路走、一路畫,抗戰八年,他創作了大量反戰漫畫。《轟炸 廣州所見》《愿作安琪兒空中收炸彈》《小主人的腿》等,將戰爭之殘酷展現得淋漓盡致。
  
  沙龍現場,豐子愷之孫豐羽提著一個黑色舊皮箱出現在眾人面前。數十年來,這個皮箱保存著1946年至1949年間豐子愷創作的漫畫精品。“這是他生前最看重的一批精品,由我的父親、他的幼子豐新枚保管。”豐羽說,這批畫完整保存到現在,實為幸事。抗戰大逃難時,豐子愷邊走邊畫,箱子捆扎在車頂,經受刮風雨淋,不少畫作因而沾染了雨水,所幸事后修補如初。唐山大地震時,豐新枚一家在石家莊居住,首先想到的也是保護好這批畫作。豐羽說,目前正在整理祖父和父親的通信,希望早日出版《子愷家書》,展現豐家兩代人之間的深厚情誼。
責任編輯:思思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到微信

中國文物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中國文物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中國文物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中國文物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中國文物網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信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后30日內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相關推薦

月度排行

新聞速遞

專題視點MORE

原創推薦MORE

精彩圖片MORE

精彩視頻MORE

論站新帖MORE

新浪收藏 | 出山網 | 中國藝術網 | 書畫圈網 | 東方藝術媒體聯盟 | 輝煌藝術網 | 大河藝術網 | 中藝網 | 環球文化網 | 華夏收藏網 | 文物出版社 | 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
北京文網 | 騰訊儒學 | 東方藝林 | 貴州收藏網 | 中國經濟網 | 廣州博物館 | 華夏藝術網 | 中華汝瓷網
多乐彩开奖出号走势图 二十一点庄家优势有多大 赛车pk10赚钱方法 韩国房价近20年的房价 11选5的开奖号码 今晚足球比赛 山东群英会遗漏数据 山东滨州北中 高中四个均值不等式 浙江20选5中奖规则 四肖期期准准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