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乐彩开奖出号走势图

西漢的未央宮

  在未央宮眾多“殿”式建筑中,前殿、宣室、溫室、承明四殿最早落成,而且頻繁出現于史書記載中,直至西漢末年。這表明,它們始終承擔著皇宮的基本功能。武帝以后,大興土木,又增修了許多建筑,但未央宮的基本格局未變,前殿、宣室、承明、溫室四殿仍然是核心建筑。

  西漢長安的未央宮是個龐大的建筑群。這個建筑群以皇帝生活起居、辦公理政和舉行朝會的場所為中心,宮墻層層環繞,門禁道道森嚴。照料皇帝生活、負責宿衛徼循及協助皇帝處理政務的各種機構,則依據各自職能分布在不同區域。了解這套制度,對研究西漢最高權力系統的運作,無疑有重要意義。多年前,楊鴻年、祝總斌等先生談過這個問題。他們都認為漢代皇宮內包括“宮中”和“省中(或稱禁中)”兩個區域。這一看法在學界影響廣泛,為宮禁制度的研究作出重要貢獻。我在研讀漢代史料的過程中,感覺這個問題還可進一步探討,還有一些信息可供推敲。前幾年,我搜集、梳理了和未央宮有關的各種資料,發表了幾篇論文,提出一些新的看法。

  關于西漢未央宮的文獻資料,散見于《史記》《漢書》《漢官六種》等較可靠的文獻中,也見于《三輔黃圖》《關中記》等不大可靠的文獻中。清人畢沅所撰《關中勝跡圖志》對這些資料進行了總結分析,并畫出一幅圖。但該圖想象成分較多,可以參考,不可全信。中國社科院考古所編著的《漢長安城未央宮——1980——1989年考古發掘報告》(以下簡稱《考古報告》)刊布了勘探發掘成果,為這項研究提供了大量科學數據。近幾年,考古所在徐龍國研究員的主持下,對未央宮遺址進行了重新勘探,又得到許多更準確的數據,但尚未發表。我研究這一問題,主要利用《史記》《漢書》等可靠的文獻史料、考古數據和經學文獻中的相關資料,也參考《三輔黃圖》一類文獻。認識有所推進,但許多問題還是說不清楚,有些環節仍比較模糊。現簡要介紹如下,供讀者參考。

  “殿”式建筑的布局

  秦漢皇宮中稱作“某某殿”的建筑,通常由殿、室、房、箱、階、庭等部分組成。殿就是堂,是此類建筑中最大也最重要的空間。這個空間是向南敞開的,南邊有保護安全的軒欄和供人上下的東、西兩階。東階稱阼階,是主階,西階是客階。室在殿北正中,有戶、牖與殿相通。戶東牖西,戶、牖之間可設幄,也可設稱作“扆”的屏風。室兩側有房,堂兩側有夾,夾前有箱(廂)。左房的北半部向北敞開,其實也是堂,有階上下。兩箱分別向東西敞開,所以又稱東堂、西堂,也有階,稱東面階、西面階。殿前有內外兩個庭院。內院稱庭或中庭,庭前有門,稱閨、閤、闥。門外是外院,外院有大門。

  這個問題,史籍中記載得很模糊,但經書特別是《儀禮》涉及較多。《儀禮》是先秦作品,《儀禮注》是漢末鄭玄所作,反映秦漢人的觀念。后世經學家對經注中的這些資料做了深入研究,基本上講清楚了。宋人李如圭的《儀禮釋宮》做了簡要總結,清人江永的《儀禮釋宮增注》又做了補充。乾隆時期官修的《儀禮義疏》卷首也介紹了這方面的知識,基本照抄李如圭和江永的說法。經學家所描述的建筑格局基本符合秦漢的實際,在史籍和考古資料中可以得到印證。如《春秋公羊傳》宣公六年春載晉靈公遣勇士刺殺趙盾事曰:盾生活清貧,府中無人守衛,“勇士入其大門則無人門焉者,入其閨則無人閨焉者,上其堂則無人焉,俯而窺其戶,方食魚飧。”文中“門”是外院大門,“閨”是內院小門,“堂”在小門內,“室”在堂內。《漢書·王莽傳上》:“安漢公居攝踐祚,服天子韍冕,背斧依于戶、牖之間,南面朝群臣,聽政事。”“斧依”就是畫有斧紋的“扆”,在“戶、牖之間”。同書《兩龔傳》:王莽遣使拜龔勝為太子師友祭酒,“勝稱病篤,為床室中戶西南牖下……使者入戶西行南面立,致詔付璽書。”床在“室中戶西南牖下”,證明室有戶、牖,且戶在東、牖在西。北大漢簡《妄稽》:周春之妻忌妒小妾,妾遂有意躲避周春,于是發生如下情節:周春至妾“堂”下,妾在堂上,一見周春便“桃(逃)入北房,周春追之,及之東相(廂)”。兩人追逐的路線是由堂入房,下房北之階,繞到建筑東面,由東面階入東廂。此證房在堂北,房北有階,東廂東面也有階。《發掘報告》也提供了相關信息:第2號遺址正殿夯土臺基,“平面呈長方形,東西54.7米,南北29-32米”,臺基的南邊有兩個較小的“夯土臺址”,“南北長5米,東西寬3.6米”,二者“形制相同”,東西并列,臺基的東、西兩面則“各有一條登殿踏道”,“東踏道東西長10.5米,南北寬4米”,“西踏道東西長9.8米,南北寬7.1-8.3米”。這些就是東、西二階和東面階、西面階的遺跡。

  未央宮的四座核心建筑

  《史記·高祖本紀》:“蕭丞相營作未央宮,立東闕、北闕、前殿、武庫、太倉。”宮內建筑似只有前殿。這當然不可能。那么蕭何建造的未央宮還有哪些建筑?《漢書·翼奉傳》提供了一條材料。翼奉說:“孝文皇帝躬行節儉,外省徭役。其時未有甘泉、建章及上林中諸離宮館也,未央宮又無高門、武臺、麒麟、鳳皇、白虎、玉堂、金華之殿,獨有前殿、曲臺、漸臺、宣室、溫室、承明耳。”文帝時的建筑,翼奉只提到六座。其中曲臺、漸臺應是“臺”式建筑,主要用于宴饗,不重要。前殿、宣室、溫室、承明四座建筑則是“殿”,在未央宮眾多“殿”式建筑中,它們最早落成,而且頻繁出現于史書記載中,直至西漢末年。這表明,它們始終承擔著皇宮的基本功能。武帝以后,大興土木,又增修了許多建筑,但未央宮的基本格局未變,前殿、宣室、承明、溫室四殿仍然是核心建筑。

  前殿和宣室殿建在一座由龍首山改造而成的“南北長400米,東西寬200米”的大臺基上,《考古報告》稱之為第1號遺址。該遺址上有三座大型宮殿基址。中部基址最大,南部基址較小,北部基址最小。劉慶柱和李毓芳先生認為“未央宮前殿應包括南、中、北三座宮殿”,南部宮殿“當為舉行大朝、婚喪、即位等大典之用,或為‘外朝’之地”,中部宮殿推測“為‘宣室’之故址”,北部宮殿“可能為皇帝之‘后寢’”。楊鴻勛先生認為南部宮殿是“前殿”,中部宮殿是“宣室殿(路寢)”,北部宮殿是“后殿”。而我認為“前殿”包括三座建筑的說法缺乏史料依據。《漢書》多次將“前殿”和“宣室”并提,前引《翼奉傳》便是一例。《王莽傳》也說:叛軍“燒作室門……火及掖庭、承明……莽避火宣室、前殿,火輒隨之……群臣扶掖莽,自前殿南下椒除”。大火從北向南蔓延,先及宣室,又及前殿。這說明宣室在前殿北,和前殿不是一碼事。那么三處基址中哪處是前殿?我認為是中部基址,因為前殿是未央宮中最高大的建筑,自然應建于最寬大的中部基址之上。中部基址若是前殿,北部基址便應是宣室殿。南部基址則是一座門,因為該基址北面中間位置有一條寬6米的南北向的路。這座門為什么這么大?因為漢代的院門兩側內外都有“塾”,宮殿、官署、住宅都這樣。前殿是未央宮中最大的建筑,所以門和塾也特別大。南部基址和中部基址之間還有一道夯土墻的遺跡。《考古報考》說這是一條“廊道”,沒錯,但中間一定有門,是前殿內院的門。

  第1號遺址以北約330米處,還有第2號遺址。《考古報告》認為這是皇后所居中宮椒房殿的遺址,因為皇帝住在第1號遺址上的“北部宮殿”,北部宮殿后面最大的建筑應該是皇后的寢殿。這是個推測,大家似乎普遍接受了。但我認為,第1號遺址上的北部基址應是宣室殿,而史籍中沒有材料說皇帝住在宣室殿。從現有材料看,宣室只是前殿的附屬建筑,主要用于皇帝親自處理比較重大的事務和規模較小的召見,而皇帝的寢殿應是溫室殿。《漢書》明確記載廢帝劉賀在位時住溫室殿。當然,皇帝的寢殿不止一處,至少還有清涼殿和飾室,但溫室殿最早建成,也最重要,應是皇帝寢宮中的正殿,而第2號遺址應該是溫室殿基址。溫室殿前也有內外兩個庭院,院內稱“溫室省”,大門稱“省戶”,也稱“禁門”,門內就是所謂“省中”或“禁中”,士人不能隨意進入,宿衛等事務由宦官負責。后妃所居中宮、掖庭應在溫室省之后,也屬“禁中”范圍。這是比較清楚的。

  承明殿的位置應在溫室殿和宣室殿之間。最新勘探結果表明,第1號遺址和第2號遺址之間沒有東西貫通的大路,只有一些小塊的夯土遺跡,應

  該是建筑基址。承明殿應在這一區域。《漢書》中有材料顯示,承明殿是皇帝日常辦公理政的地方。例如《霍光傳》記載,霍光廢黜劉賀就是在承明殿進行的。大致過程是:皇太后“車駕幸未央承明殿”,劉賀先到承明殿拜見皇太后,然后回到溫室殿,霍光率領大臣們做好準備,又將劉賀召到承明殿,由太后主持廢劉賀、立宣帝的儀式。此事表明,承明殿是一處重要政治設施,是處理重大政治事務的場所。又如《五行志》記載,成帝時有一群雉落在承明殿屋頂上,大臣們認為這是上天對成帝的譴告,因為成帝“日日駕車而出”,不留心政事。此事也透露出,承明殿是皇帝日常處理政務的場所。

  “殿中”的范圍和布局

  關于未央宮中的區域劃分,除了前述“宮中”和“省(禁)中”外,還有所謂“殿中”。《漢書·王莽傳》載:王莽居攝踐阼后,禮遇比照皇帝,“廬為攝省,府為攝殿,第為攝宮”。《太平御覽》卷三五四引《漢名臣奏》載丞相薛宣奏曰:“漢興以來……司馬、殿、省門闥至五六重。”司馬門就是宮門。宮、殿、省都有門,說明未央宮內至少有三個區域。宮指整個皇宮,省是皇帝寢宮,這兩點是清楚的。比較模糊的是“殿”。《史記》《漢書》常見“殿中”一詞,有時指某某殿的院落之內,但多數情況下指的是皇宮中的一個區域。

  未央宮的“殿中”是個怎樣的區域?邊界在哪兒?探討這個問題,首先要找到“殿門”。“殿中”是以前殿為中心的一個區域。如前述,未央宮前殿位于高大臺基上,南面有兩道門,形成一個院落。其后還有宣室、承明等殿。而在這些建筑的周圍還有一道圍墻,這就是殿墻,出入殿墻的門就是“殿門”。文獻中記載明確的“殿門”有三座。一座是端門,在前殿正南。漢文帝即位時,就是從端門進入“殿中”的。另一座是白虎門,在前殿南側的西面。王莽時,叛軍放火,燒了承明、宣室、前殿,王莽便從前殿南下,“西出白虎門,和新公王揖奉車待門外,莽就車,之漸臺”。還有一座門,不知名稱,《漢書》稱之為“殿東門”。《五行志》載:成帝時,有一男子“衣絳衣小冠,帶劍入北司馬門、殿東門,上前殿”。這座“殿東門”應在前殿南側的東面,和白虎門相對。東漢洛陽北宮也有這個門,稱“云龍門”,和神虎門相對。未央宮既有白虎門,與之相對的應該是“青龍門”或“蒼龍門”。

  以上三座門都是“殿門”應該沒問題。其他“殿門”的情況就比較模糊了。有座“金馬門”出現頻率很高。《漢書·霍光傳》載:“皇太后乃車駕幸未央承明殿”,劉賀“入朝太后還,乘輦欲歸溫室”,劉賀“入,門閉,昌邑群臣不得入”,霍光“盡驅出昌邑群臣,置金馬門外”,頃之,又以太后詔召劉賀至承明殿,“伏前聽詔”,遂廢之,霍光“扶王下殿,出金馬門”,劉賀“西面拜,曰:‘愚憨不任漢事。’起就乘輿副車。”從這段情節看,金馬門在溫室殿和承明殿附近。具體在哪兒?畢沅認為在承明殿南。我不贊成這種看法。《霍光傳》說,劉賀走出金馬門后“西面拜”,還說了句“愚憨不任漢事”。我理解,這是在遙向承明殿上的皇太后拜別。因此,金馬門應是一座東門,在承明殿和溫室殿的東側。出了這座門,向北有北司馬門,向東有東司馬門。大臣、貴族入宮見皇帝,通常要走這兩座門,然后進金馬門,至承明殿或溫室殿。金馬門出現頻率較高,當與此有關。

  還有一座門和金馬門情況相似,稱“長秋門”。這個門在史籍中只出現過一次。《漢書·武五子傳》:戾太子反,“使舍人無且持節夜入未央宮殿長秋門,因長御倚華,具白皇后。”皇后居中宮。太子舍人前往中宮,要經過長秋門。由于皇后的中宮也叫“長秋宮”,畢沅認為長秋門是中宮之門,在《關中勝跡圖志》中將長秋門畫在椒房殿南。這是一種可能,但也有另一種可能。在古人觀念中,四季之秋和四方之西相對應。洛陽宮有“千秋門”,就是一座西門,在神虎門北。《水經·穀水注》:洛陽城中有“一水自千秋門南流,逕神虎門下”。洛陽的宮門制度多受未央宮影響。因此,未央宮中的長秋門,也有可能是中宮西側的門,在白虎門北。

  如果以上分析可以成立,金馬門和長秋門位于前殿以北、中軸線兩側,那就意味著前殿兩側的殿墻是向北延伸的,將前殿、宣室、承明、溫室、中宮、掖庭等建筑全都圍在其中,構成未央宮中最核心的區域。當然,除了金馬門和長秋門外,這兩道墻上應該還有其他門,只是不見記載而已。長秋門若在中宮西側,有可能是“禁門”。金馬門是“殿門”嗎?看來也不是。這個問題和所謂“止車門”有關。如前述,王莽離開前殿去漸臺時,車是在白虎門外等著的,王莽出了白虎門才上車。劉賀被廢,則是走出金馬門才上了乘輿副車。這些事例表明,白虎門、金馬門內是不能行車的。白虎、金馬二門如此,端門、殿東門、長秋門等當同。但《漢書》中有許多例子證明“殿門”是可以乘車出入的,只是經過門口時須下車步行,這叫“下殿門”,而且要快速通過,這叫“趨門”。例如《蓋寬饒傳》:“遷諫大夫,行郎中戶將事。劾奏衛將軍張安世子侍中陽都侯彭祖不下殿門,并連及安世居位無補。彭祖時實下門,寬饒坐舉奏大臣非是,左遷為衛司馬。”顏師古注解釋“不下殿門”曰:“過殿門不下車也。”這種可以乘車出入的“殿門”在史籍中也留下了痕跡。《漢書·蕭望之傳》:“望之以射策甲科為郎,署小苑東門候”,光祿大夫給事中王仲翁“出入從倉頭廬兒,下車趨門,傳呼甚寵”。小苑東門由郎中守衛,應是“殿門”。王仲翁“下車趨門”,說明此門可乘車出入,也符合“殿門”制度。另外,桓譚在《新論》中說:“余年十七為奉車郎中,衛殿中小苑西門。”這條材料證明“小苑西門”是“殿中”之門,也就是“殿門”。“小苑西門”是殿門,“小苑東門”應當也是“殿門”。二門可能分別位于“殿中”區域的東西兩側,在金馬、長秋等門外。

  這樣一來,未央宮中的“殿中”區域就不是一個長方形了,很可能是個“凸”字形,南部端門、白虎門、殿東門部分東西較窄,向南凸出,北部小苑東門、小苑西門部分東西較寬。寬到哪兒?不清楚,但有一條線索可以參考。未央宮中有個石渠閣,宣帝時在這兒舉行過石渠閣會議。《漢書·儒林傳》記載這次會議說,宣帝“召五經名儒太子太傅蕭望之等大議殿中”。這表明石渠閣在“殿中”。今未央宮遺址中有第7號建筑遺址,是個夯土臺基,南北100米,東西80米,殘高8.74米,相傳為石渠閣遺址。其位置在第1號遺址西北,北距未央宮北墻60米,西鄰作室門內大道。如果該遺址確實是石渠閣,此處便很可能是“殿中”區域的西北角。這又為我們想象“殿中”區域的輪廓提供了一點兒依據。

  “殿中”的范圍有了一個輪廓,就可以探討其中機構和設施的分布了。未央宮中有許多機構設施,“宮中”區域有御史大夫寺、衛尉寺、東織、西織等。“殿中”區域以金馬等門為界,似可分為內外兩部分。外部有光路勛、郎中三將的寺、署,由郎中負責宿衛,少府寺、太仆寺可能也在這個區域。除了機構之外,這個區域還有許多官員的宿舍,即所謂“殿中廬”。《漢官舊儀》:“御史……其十五人衣絳,給事殿中為侍御史,宿廬在石渠門外。”《漢書·嚴助傳》:嚴助曾經在漢武帝身邊作中大夫,武帝說他“勞侍從之事,厭承明之廬”。顏師古注引張晏曰:“承明廬在石渠閣外。”侍御史和中大夫的宿廬都在石渠閣附近,推測這一帶可能是殿中官員的宿舍區。上引《蕭望之傳》載:王仲翁出入“小苑東門”時有“倉頭廬兒”相從。倉頭廬兒應該是在“殿中廬”照料官員生活的家奴,他們也可隨宿值殿中的官員出入殿門。這樣看來,殿中的宿舍區應當有很多房舍,高級官員的“殿中廬”可能還是獨立的院落。所以金馬等門外是“殿中”的生活服務區。真正重要的是金馬等門內,那是皇帝和殿中官員的辦公區。這個區域自文景以后可能由中郎宿衛,主要建筑就是承明殿。武帝以后又增修了玉堂殿和高門殿,可能位于承明殿兩側。玉堂殿是待詔人員侍值的場所,待詔金馬門、待詔宦者署,都在這兒。高門殿是大夫們侍值的場所。皇帝通常在承明殿辦公。承明殿前也有內外兩個庭院。皇帝理政時,坐在殿上的幄中,有侍中、尚書、謁者、中大夫等“侍帷幄”。外院就是所謂“廷中”,尚書、侍御史、謁者、朝堂等機構設施,可能都在其中。

  (作者為北京大學中國古代史研究中心教授)
責任編輯:小萌

掃描此二維碼,分享到微信

中國文物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中國文物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中國文物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中國文物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中國文物網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信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后30日內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相關推薦

月度排行

新聞速遞

專題視點MORE

原創推薦MORE

精彩圖片MORE

精彩視頻MORE

論站新帖MORE

新浪收藏 | 出山網 | 中國藝術網 | 書畫圈網 | 東方藝術媒體聯盟 | 輝煌藝術網 | 大河藝術網 | 中藝網 | 環球文化網 | 華夏收藏網 | 文物出版社 | 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
北京文網 | 騰訊儒學 | 東方藝林 | 貴州收藏網 | 中國經濟網 | 廣州博物館 | 華夏藝術網 | 中華汝瓷網
多乐彩开奖出号走势图 3d彩报第三版图 幸运8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快3 幸运农场45期开奖结果 赛车开挂软件下载 今日福彩图谜第二版 浙江11选5彩票软件 新时时分析软件 22选5复式9个号多少钱 中国福利彩票2d